爱他美卖无中文标签奶粉 法院判商家退货款

因顾客委托,代买自制海马酒,反被其以无中文标签为由十倍索赔敲诈10万元。这个以恶意敲诈为目的的职业索偿人团伙近日被打掉(详见本报8月25日第3版)。但一些专做海外代购的商家或许没想到,代购的商品多无中文标签,自己却因此成了碰瓷对象。代购商小丽就向网友求助,称其客户在她这里购买了日本产品,并以无中文标签、厂址厂商为由起诉,接到法院传票的她不知如何应对。

众多给宝宝买进口奶粉的父母可能了解,与海淘、代购中以个人身份报关邮寄的进口奶粉不同,实体店销售的进口食品按照规定必须有中文标签。

海外代购奶粉却被告上法庭

市民胡先生在顺德一家母婴生活馆购买了8罐爱他美婴幼儿配方奶粉后,将母婴生活馆的经营主体佛山市爱他美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他美公司”)告上了法庭,要求该公司退还货款,并赔偿相当于货款十倍的赔偿金,而原因就是其购买的爱他美奶粉没有中文标签。

“官司打赢了,但我淘宝店也关了。”9月4日,朱先生对记者感慨道。

日前,顺德区法院公布了该案的审判结果,被告爱他美公司被判退还货款,但胡先生10倍赔偿的诉讼请求法院并未支持。

去年7月21日,吴宝用其父亲身份证注册淘宝会员,在朱先生开的淘宝店铺购买10罐澳洲原装进口奶粉。“他要现货并要求顺丰快递。接到订单时我非常高兴,因为这是开淘宝店以来接到最大的单,且是奶粉类的第一单。”朱先生告诉《工人日报》记者。

购8罐奶粉

然而,7月29日,吴宝以质量问题在淘宝网上申请退款退货,称产品没有中文标签,不知来源,要求十倍赔偿,即30500元。拒绝赔偿后,朱先生被告上法庭。“起初法院让我们双方调解,赔偿金额从30500元协商至5000元,双方也同意了。”朱先生说,后来双方发生了争执,吴宝不同意调解,要求开庭。

均无中文标签

一审败诉后,朱先生不甘心退货退款还有十倍赔偿的结果,提起上诉。

胡先生介绍,2016年3月26日,原告在被告经营的ambaby进口母婴生活馆,购买了单价198元的爱他美金装1段婴幼儿配方乳粉4罐;单价208元的爱他美金装2段婴幼儿配方乳粉4罐。而这些涉案爱他美金装1段、2段婴幼儿配方乳粉均无中文标签,并有拍摄购物过程的视频为证。同年4月6日,原告还向佛山市12345官网投诉被告无证经营无中文标签奶粉。

二审时,朱先生提供了澳洲朋友在国外超市购买奶粉交易页面及交易记录打印件,产品页面中清楚写明产品来源于澳洲超市,证明了产品的合法来源。同时,近两年来,吴宝用其父亲身份以购买境外奶粉无中文标签、不符合国内安全标准为由,向杭州余杭法院、杭州互联网法院起诉大量案件,以退一赔十的诉求向淘宝、天猫平台及商家索赔,其性质已非为生活所需的普通消费者行为,牟利目的明显。因此,法院未支持吴宝十倍赔偿的诉求。但法院认为,作为进口产品,朱先生销售的澳洲奶粉没有随附国家出入境检验检疫部门要求的合格证明材料,朱先生应该返还吴宝货款及运费。

胡先生一方称,目前关于ambaby进口母婴生活馆的经营主体,佛山市顺德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大良分局已查明由被告经营,涉及被告销售无中文标签的奶粉,正在调查当中。

认为自己遇到了职业打假人,朱先生加入了一个微信群,里面有70多个做代购的群友都被吴宝索赔。据朱先生介绍,不少群友遇到职业索赔,对方恐吓要告至工商局,为了大事化小,不少都是通过庭外调解赔了几千元至1万元了结的。“我听说,还有人专门建立了‘学费群’,在群上介绍如何在进口食品零售店购物,如何索赔等。若群友发红包,便会告知店名、地址,然后大家再以同样手法找上该店。”朱先生说道。

原告认为,被告销售无中文标签的婴幼儿配方乳粉,违反了《食品安全法》的相关规定,如“进口的预包装食品、食品添加剂应当有中文标签”等。

十倍索赔诉求并非都能获支持

为此,其基于《食品安全法》等相关法律法规关于“支付价款十倍或者损失三倍的赔偿金”的内容,提出要求法院判令被告退还原告货款1624元,赔偿16240元,合计17864元,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是否无中文标签均可十倍索赔?

店家称误卖代购奶粉

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查阅发现,法院审理类似案件时,会依据商品是否能追溯合法来源且是否经出入境检验检疫机构依法检验合格作为判定的重要标准。

对胡先生的诉求,爱他美公司则辩称,涉案奶粉是由其他顾客提前跟店员下单委托海外代购,以顾客身份证办理海关报关手续邮寄回来的商品,该店仅根据顾客的要求提供包裹代收及货款代收服务。由于营业员为新招聘员工,将其他顾客购买的商品误卖给原告。

2017年3月,广州一食品经营部、某酒业公司被判向胡某赔偿价款损失9900元及支付价款十倍的赔偿金99000元。原来,2016年1月23日,胡某在该食品经营部购买6瓶马爹利XO酒,酒瓶封口处贴有该酒业公司的标签,产品为进口预包装食品,产品外包装皆为英文标签,没有中文标签。

爱他美公司还提到,原告提供的视频显示,其向被告购买涉案产品时对购买全程进行录像,与普通大众消费习惯相悖,反映其早有预谋,原告的身份是“职业打假人”,而非善意消费者,因此其不具有消费者身份,不受《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保护。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