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才是欧元区的关键年!–今周刊「老谢开讲」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1月12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4月27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二○一六年过去了,现在跨进了一七年,欧元区是否步向解体,恐怕会贯穿一整年,世界到底会以何种方式回应?这会是今年金融市场最大的焦点。

执政党太无能,在野党太危险,于是时势造英雄,在这次法国总统大选中,标榜着中间立场,「既非左,也非右」的三十九岁「向前行」(En
Marche)创党主席马克宏(Emmanuel
Macron),以二三.○一%的得票胜出,与得票二一.四%的极右阵线联盟候选人勒朋(Marine
Le Pen),双双晋级到五月七日的第二轮投票。

多事之秋的德国政坛最近不平静,准备角逐四连霸,带领德国走过挑战的总理梅克尔(Angela
Merkel)突然遭到副总理兼经济部长嘉布瑞尔(Sigmar
Gabriel)的政治奇袭,嘉布瑞尔批评梅克尔的难民政策,同时挑战梅克尔的撙节政策,他批评德国坚持撙节政策,已让欧盟内部更加分裂,解体已不再是不可能的事。

这个结果安了全球金融市场的心,四月二十四日,全球金融市场都为此开香槟。身处欧盟风暴核心的德国股市大涨四○六.四一点,涨幅高达三.三七%,并创下一二四五六.一八点的历史新高纪录;法国股市强力大涨四.一四%;其他相邻的欧洲国家,如英国伦敦金融时报指数也大涨二.一%,瑞士大涨一.八四%。

**梅克尔没当选,恐触动欧元区解体**

法国中间派候选人胜出,也感染了华尔街,四月二十三日法国大选结果尚未完全揭晓,美国道琼指数期货盘已开高二○○点,最后道琼指数大涨二一六.一三点,那斯达克指数创下五九八八.九二点的历史新高,全球股市几乎都为马克宏胜出庆贺,最具代表性的是VIX,在法国大选结果出炉后大跌二五.九一%。为什么法国大选会给全球金融市场带来这么大的撞击?

嘉布瑞尔公开表示:「对德国而言,哪件事情成本比较高?让法国赤字增加○.五%?还是让勒朋(Marine
Le
Pen)当选法国总统?」他说梅克尔一直不愿意回答他的问题,嘉布瑞尔质疑,当法国、义大利的财政纪律出现问题,德国还要独撑分崩离析的欧盟经济,并处理难民带来的内政问题,危机恐一触即发。

**英国脱欧,全球金融市场恐慌大调整**

嘉布瑞尔是社会民主党的党魁,德国的执政联盟由基督教民主党、社会民主党及基督教社会联盟共组联合政府,但社会民主党与基督教民主党主张略有不同,嘉布瑞尔的社会民主党偏好激励投资市场,但基督教民主党偏好财政纪律,梅克尔是强烈撙节派的扞卫者,现在担任副手的嘉布瑞尔出来,恐怕会对准备第四度角逐连任的梅克尔带来重大挑战。

过去一年来,从英国脱欧,到欧盟可能解体,一直都是金融市场最畏惧的黑天鹅,最早揭开序幕的是去年六月二十三日的英国脱欧公投,先前市场各种民调都显示英国脱欧公投不会过关,投票前一日,英国股汇市还双双大涨回应。没想到,最后英国脱欧派胜出,六月二十四日英国金融市场出现恐慌性的跌势。

梅克尔的难民政策一直备受批评,一六年德国收容了八十九万难民,高居欧洲之冠,德国的部分民众与穆斯林移民对立,让德国成为恐怖攻击的目标。去年底,德国柏林市中心的一座圣诞市集,在十二月十九日发生一辆货车撞向人群,造成十二人死亡、四十八人受伤的惨剧,这个事件也让人想到,去年七月法国尼斯发生类似恐攻事件,恐怖分子同样以货车撞向人群,造成八十六人死亡,逾四百人受伤的惨剧,这一连串恐攻,重创了旅游业,法国连罗浮宫去年都出现逾一千万欧元的亏损,也为欧洲民众带来极大心理恐慌与不安。

首先是英镑急跌,从一.四九六跌至一.三二三兑一美元,英镑单日大跌八.六二%,而且此后应验了投机大师索罗斯在英国脱欧前的预言,英镑果真跌到一.二六兑一美元。而英国股市在六月二十四日盘中一度大跌五四九.三六点,伦敦金融时报指数从六三三八.一度急杀到五七八八.七四点。英国股汇市双双重挫,也造成全球金融市场出现连续两日的恐慌性大调整。

难民问题已挫伤梅克尔政府九月在地方选举的选情,梅克尔家乡的梅克伦堡选前民调仅二二%,只领先反移民的「另类选择党」一个百分点,但社会民主党则以二八%领先,德国媒体民调已有逾五○%民众反对梅克尔连任,梅克尔从○五年十一月执政,已进入第三个任期,过去十一年,她领导德国度过金融海啸、欧债危机,让德国国力再达巅峰,她的威望在德国无人能敌,今年如果面临挑战,这可能是欧元区解体真正最大的黑天鹅,因为德国才是身系欧盟及欧元区安危的最大磐石,假如梅克尔有难,那么她可能是触动欧元区解体的最大催化剂。

今年英国丢出《里斯本条约》第五十条,正式启动脱欧进程,包括英国将退出单一市场,与欧盟达成新的关税安排与贸易协议,欧盟也摆出强硬姿态,要求英国履行义务,填补欧盟预算缺口,这个「分手费」至少要五○○亿英镑。英国首相梅伊(Theresa
May)为了取得执政合法性,并进一步宣布六月八日提前国会改选,趁势要把工党边缘化。

一七年欧洲是大选年,先是奥地利总统大选已在去年底前结束,这个被视为英国脱欧后最具指标意义的选举,结果是绿党支持的独立候选人贝伦(Alexander
Van der Bellen)打败极右派候选人霍费尔(Norbert
Hofer),两人在选前的出口民调不相上下,霍费尔的反移民立场鲜明,是具代表性的脱欧派,他的败选让欧盟成员国松一口气。

英国对欧盟开了第一枪,而且,美国总统川普入主白宫之后,对于裂解欧盟卯足全力,他除了对梅伊勉励有加外,在尚未进入白宫之前,他已经接触了勒朋,大有力挺的味道。因此,今年欧盟的「裂解」成了全球最重要的议题。

但是摊开欧洲今年的「行事历」,几乎可说是政治年,这个日程包括元月二十二日及二十九日是法国社会党总统代表初选日;三月十五日是荷兰大选;到三月底英国要启动《里斯本条约》第五十条,正式展开脱欧程序;然后是四月二十三日到五月七日的法国总统选举;五月起德国展开地方选举,六月十一日是法国国会选举;然后是九月西班牙的加泰隆尼亚(Catalonia)举行独立公投;最后是九月或十月的德国大选。这个政治排程,一波接着一波,结果会如何?

今年三月率先登场的荷兰大选,号称是荷兰川普的怀尔德斯(Geert
Wilders)领导的极右民粹政党自由党,虽然在选战中卷起很高声势,最后仍不敌现任总理吕特(Mark
Rutt)的自民党,荷兰极右派在选战中失利,反欧盟派未能在荷兰先驰得点。

**驻欧盟大使突闪辞,脱欧增添变数**

**七成法国人想留欧,马克宏趁势崛起**

我们先来看看几个选区的战况,第一个登场的是荷兰大选,这是一七年欧元区最早进行大选的国家,目前的民调显示,极有民粹主义的自由党有机会取得三十一到三十七席,而目前担任首相的吕特(Mark
Rutte)领导的自民党只拿到二十二至二十六席,意味着自由党将跃升第一大党,取得联合执政机率大增。

这次法国大选被认为是欧盟裂解最关键的一战,尤其是法国万一出现极右派与极左派对垒的状况,不论谁胜出,法国恐怕都难逃脱欧公投,因此,全球都极关注第一轮大选选举结果。

荷兰的自由党强烈主张反欧盟及限制外来移民,这些年受欢迎的程度逐渐上升。一○年成为荷兰第三大政党,自由党党魁怀尔德斯(Geert
Wilders)尽管被法院裁定言行煽动歧视,但三月很可能成为荷兰首相,让欧元区出现第一个破口,这是欧元区在一七年的第一张骨牌。

呼声最高的五位候选人,各自代表不同立场,像极右派国民阵线的勒朋,是前次败在席哈克手下的老勒朋第三个女儿。她的主张是法国优先,包括退出欧元区,重新启用法郎,举行脱欧公投,移民每年限额一万,终止申根会籍,重设过境检查。在法国大选前,巴黎香榭丽舍大道发生IS恐攻事件,勒朋反移民主张再度受到重视。她也主张对于在海外生产的企业课税三五%,法国人优先提供住屋、就业。

接着下来是英国三月启动脱欧程序,一七年一开年,英国驻欧盟大使罗杰斯(Ivan
Rogers)突然请辞,他丢出了一个震撼弹说英国脱欧后的贸易谈判,可能需要十年之久才能落实,冷冷将了首相梅伊(Theresa
May)一军,但英国首相立即在二十四小时之内,派任曾任英国驻俄罗斯大使的巴罗(Tim
Barrow)来接替他,巴罗被视为是老练的谈判专家,具有足够经验能协助英国脱欧。

与极右国民阵线完全对立的,是法国不屈服党的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今年六十五岁的他是法国政坛老将,口才极佳,吸引年轻选民,让他得以从十一位参选者中的后段班挺进到前段班,主要政见是重新谈判欧盟各项条约,争取撤销欧盟财政纪律,否则要发动废约公投,他极力主张要把法国目前每周三十五小时的工时减为三十二小时,退休年龄降到六十岁。

英国首相梅伊已坚定主张如期启动脱欧程序,三月正式启动《里斯本条约》第五十条,但英国最高法院已判定英国脱欧要国会批准,梅伊上诉,最高法院如果驳回梅伊的上诉,若议员阻挠,将增添英国脱欧的不确定性,英国也有可能不启动脱欧程序,或三月就提前大选,这也是欧盟的一大变数,因为梅伊诉求提前大选,取得足够议员支持,才能启动脱欧程序。

最可怕的是,梅朗雄主张对年收入超过三十六万欧元的人课征一○○%的税;此外,他也主张公投法国的欧盟身分,退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同时也要退出他认为只图利少数人的世界贸易组织及国际货币基金。

**勒朋声势冲高,将复制川普奇蹟?**

法国人最害怕的,是这次选举结果出现勒朋与梅朗雄的极右与极左对决。若这两个极端对决,根据选前民调显示,梅朗雄在决选中,会以六○%对四○%胜出,这可能是最坏的状况。

第三个战场在法国,法国在四月及五月进行两轮投票,大打民粹牌的勒朋晋身第二轮选举已无疑议。目前共和党的费雍(Francois
Fillon)民调领先,但右翼民族阵线声势逐渐冲高,如果社会党与共和党不能放下成见携手合作,说不定勒朋可能复制川普奇蹟,在重税压力下,法国经济陷入困顿,社会党的欧兰德目前民调剩下四%,创下法国史上最低,已放弃角逐连任。

在两个极端当中,这次出线的马克宏主要诉求是经济大解放,主张企业税从三三%降为二五%,与英国及川普主张降企业税遥相呼应。他也主张扩大雇主对雇用员工时的协商权,采低税制吸引企业再投资,财政走中间路线,推动欧元区改革,也推动欧盟的改革。

法国经济困顿,加上赤字及债务压力俱增,一六年法国的财政赤字占GDP三.四%,一七年预计将降到三.一%,这也是嘉布瑞尔质疑梅克尔一直主张撙节,用财政纪律约束欧盟成员国的焦点,假如民族阵线五月奇袭成功,欧盟除了德国外,最关键的一张骨牌可能倒下,这是欧元区解体最关键的一个讯号。

马克宏原是金融家,被法国现任总统欧兰德延揽出任经济部长,去年四月才决定参选。他感受到法国选民厌恶各党各派由老人把持,决定在左右两个极端中,走出新的路。他任职经济部长时期曾说:「我要当爱国者的总统,对抗民族主义者的威胁。」这次他对上勒朋,正好应验了这一句话。

勒朋不久前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假如她当选会优先停用欧元作为官方货币,但会使用欧洲货币单位机制与欧元区保持联系,勒朋表示如果她入主爱丽舍宫,法国国债会以新发行的本币来计算,而本币会与ECU并存,对法国民众的生活不会发生影响。

除了他们三人外,还有代表共和党的费雍(François
Fillon),他主张把现行每周三十五小时工时延长为三十九小时,要裁减五十万公务员,五年削减一千万欧元的公共开支,他的民调本来领先,后来卷入不明收入未申报,民调因此滑落。

勒朋所指的ECU是指一篮子欧洲货币,是欧洲共同体国家在一九九九年欧元启用前二十年间的全国结算单位,ECU当年与欧洲汇率机制EMS(European
Monetary
System)并存,勒朋的大动作,又会对欧元带来另一个变数,法国如果右派执政,再下一个是德国大选,梅克尔万一不能连任,那么欧元或欧盟前途恐怕满布荆棘。

第五位是社会党的哈蒙(Benoit
Hamon),他的民调只有个位数,对选局没有带来影响。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