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多部门打击”租房贷” 专家:中介私将租转贷属欺诈

当着她们的面,业务员以方便退押金的名义,要走了她们的银行卡和身份证。“我当时瞟了一眼,发现她打开的页面是贷款平台,业务员解释说是公司平台。”林佳便没多想。

8月17日,北京市住建委联合多部门集中约谈自如、相寓、蛋壳公寓等10家主要住房租赁企业负责人。明确要求住房租赁企业:不得利用银行贷款等融资渠道获取的资金恶性竞争抢占房源;不得以高于市场水平的租金或哄抬租金抢占房源;不得通过提高租金诱导房东提前解除租赁合同等方式抢占房源。

“租房贷”里风险多

张女士遭遇的是强制贷款付租金,也就是大家所说的“租房贷”。

“如果中介告诉你房租可以‘押一付一’,那肯定是要让你做‘租房贷’。”
拥有多年租房经验的曾力说,不要存在侥幸心理,以为你碰上了什么优惠活动。

鉴于“租房贷”问题重重,北京市住建委称,针对住房租赁企业违规使用“租房贷”,目前正联合相关部门调查取证。

据了解,鼎家在获得贷款后,主要用于抢占房源。当租房市场处于上行期的时候,公司这么“玩”或许没有问题,涨价的收益可以解决,但如果出现房源大量空置的情形,就会造成资金链断裂。

将“租房贷”纳入金融监管

不用“押一付三”,而且只要按时还款还没什么利息,彭娟没有多想就签约了。没想到,住了不到两个月,她就被告知,之前签合同的中介被另一家中介机构并购了,“需要和新的贷款平台签约,原有贷款合同作废”。在被告知违约要被强行清出的情况下,迫于无奈只能重新签了合同。

首都经贸大学金融学院副院长高杰英认为,从市场的角度来说,如果企业在合法合规的基础上,通过资本市场运作贷款或者融资,是应该被允许的,但从市场监管的角度来说,针对某些领域的创新,监管应该及时跟上。加强监管,主要是针对于现在的这些模式、运营的规范性,要使得这个市场的运行在可控的范围内。

对于已经“被贷款”的租客,要注意收集保存证据,包括与中介沟通的短信、微信记录,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以及各类付款交易记录等;同时,还可以向房屋中介主管部门投诉,如涉及数额较大可以到公安机关报案,必要时通过调解和诉讼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尹振涛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在实际操作中,住房租赁企业或者强制将租金变成贷款,或者偷偷将租金变成贷款,导致租户在被迫或者不知道的情况下向金融机构分期还款,这其实是一种欺诈行为,是一种违法行为,必须严惩。

不少租客反映,鼎家曾许诺可以用“押一付一”方式缴纳房租,但实际上却是让租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使用了网络贷款。办理了“租房贷”的租户,不仅收不回押金,还得继续每月按时向第三方金融平台还钱,以免影响个人信用;而由于未收到鼎家应付的后续租金,一些房东已准备收房赶人。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说,一些互联网金融机构为了扩大流量,在短时间内把业务规模迅速扩大,会采取各种手段盲目开展业务,甚至包括把未来的资金作为抵押品进行贷款。

针对住房租赁企业违规使用“租房贷”,多地政府部门启动调查。8月,北京市住建委联合市银监局、市金融局等部门,集中约谈自如、相寓、蛋壳公寓等主要住房租赁企业负责人,明确要求住房租赁企业“三不得”和“三严查”,其中就包括不得利用银行贷款等融资渠道获取的资金恶性竞争抢占房源,另外,将严查不按约定用途使用融资资金的行为。上海要求各区对上海市代理经租企业的经营模式、行为规范、融资业务等情况开展集中专项检查。

在北京生活的张女士在某长租公寓平台租了一套房子,“我们签合同的时候,中介让我签了两年。其实我只想租一年,但他非让我签两年”。

然而签约后不久,彭娟就发现,原有的贷款合同根本没有被取消。彭娟找中介理论,中介却以各种方式推脱抵赖,不愿意办理解绑手续。如果彭娟要提前搬走,中介还要收取高额的违约金。由于担心自己在金融机构的征信记录会有污点,彭娟只能无奈地每个月同时给两个平台还款。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看来,“租房贷”的操作方式是,住房租赁企业通过银行贷款等多种金融渠道获得资本,然后扩大房源,获得房屋租赁市场的定价权,但这种方式客观上严重影响了政府对房地产市场的价格调控。

在一二线城市房租上涨的背景下,“租房贷”这种看似经济实惠的交租方式,却隐藏着诸多风险。针对“租房贷”乱象,法律界人士表示,一方面政府要加强监管力度,提高中介的违法成本;另一方面租客要提高自身法律意识,识别“租房贷”陷阱,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租房贷”严重影响政府调控

“房租‘被贷款’了,我该怎么办?”今年6月,林佳和3名同学在武汉合租了两间房,却在中介的欺骗下签下了“租房贷”合同。面对记者的采访,林佳问。

据媒体报道,鼎家公司利用6家网贷平台“套路”租客,让租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使用网络贷款。租客通过银行卡绑定网贷平台,每月返还给贷款App相应的金额交纳房租;鼎家公司拿到金融机构贷款后,不是一次性结算给房东,而是利用截留的租金盘下更多的房子。

上了中介当的还有彭娟。2017年4月,彭娟通过一家中介机构在北京市通州区租了一间卧室。签约时,她被告知付款方式只有“押一付一”一种,且必须通过金融平台贷款缴纳房租,合约一年。

后来,中介又让张女士签署了一份银行卡自动扣款协议。事后,张女士才注意到,这个她本以为收款的租赁平台实际上替她代付了24个月的房租,而她每个月所交纳的房租实际上是房租分期贷款。

今年7月,签订了合同的两名同学却同时收到了一条催款提示短信,一了解才知道,她们两人分别被办理了10期分期贷款业务,一笔是8186元,另一笔10233元。

严惩违规行为提高违法成本

不管签什么合同,一定要仔细看内容

郭田勇说:“现在为了防范金融风险、保证经济平稳增长,有必要对一些机构过于冒进的行为进行纠正。”

加强监管,提高中介违法成本

郭田勇认为,无论从业务流程还是风险管理来看,“租房贷”都有比较多的漏洞。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