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信报》:储局新主点将两难 央行掌舵今非昔比

说到欧洲,德国人对通胀有「先天性阴影」,百分之一点七的消费物价数据甫出,该国媒体即争相重提一世纪前困扰全民的恶性通货膨胀。姑勿论如此类比是否小题大做,但见微知着,欧洲央行若要维持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今后势必面对来自德国愈来愈大的阻力。

从竞选总统到入主白宫,特朗普在经济领域一直力主改革税制与大兴土木双管齐下,透过财政手段刺激经济之余,还争取替金融业拆墙松绑放宽管制,让美国得以摆脱过去八年低增长、低通胀的局面。

另一边厢,日本去年十一月消费物价按年上升百分之零点五,摆脱了去年上半年的通缩局面。安倍晋三出任首相四年以来,日本板斧尽出,经济半死不活的状态始终不改。就在日本央行近乎无招可出之际,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即时令圆汇大泻,过去两个月日圆兑美元已跌近一成半,为坐困愁城的安倍政府打了一口强心针。

在美国主流媒体中,反对耶伦连任或鲍威尔接棒最力的,要数《华尔街日报》。随着货币政策立场最「鹰」的前理事沃什(Kevin
Warsh)淡出传媒视线,《华日》力捧的美国央行「潜在新主」就只剩下泰勒一人。

特朗普不论选前抑或选后都是非不断,近期最热的批评是用人唯亲,以管理家族生意的态度治国,公私不分,可是美股在他意外当选后毫不沮丧,更迭创新高,美国十年期债息与去年低位比较升逾一厘,「狂人」尚未登位,市场已走在政策之先,全力炒作新政府振兴经济和通胀概念。特朗普今天在第一场「交数会」怎样应对传媒的「炮火」,或有助为二○一七年金融市场初步定调。

我们认为,《华日》的观点倘若正确,那么该报应该做的是强烈质疑联储局在新的经济现实下何以坚持渐进加息,而不是力撑一位对「按法则制定政策」(rules-based
policymaking)可能更执着,且在收紧银根上较现班子更进取的人登场!

圆汇转弱利于刺激出口和催谷通胀,但日本经济能否改善,得看决策者能否把握特朗普上台带来的「第二春」,借势推动安倍一直举步维艰的经济结构和企业改革(即「安倍三箭」的第三箭)。

从特朗普既要谘询共和党参议员,为他在泰勒与现任联储局理事鲍威尔(Jerome
Powell)之间如何取舍「指点迷津」,而谈及耶伦时,对后者任内表现赞赏有加,可见在这位向来自吹自擂、我行我素的总统眼中,委任联储局主席兹事体大,不能任意即兴,应否「去旧」「迎新」,为联储局领导层带来新气象,必须考虑周全才可拍板作实。

基于此,我们认为特朗普胜选后其中一个最值得注意的变化是,欧罗区大国和日本债息非但已由负返正,欧日通胀亦有升温迹象。欧罗区去年十二月整体消费物价按年上升百分之一点一,五十一个月以来首次高于百分之一水平,当中德国通胀率更达百分之一点七,基本上符合欧洲央行对物价稳定的定义。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立场。

去年今日,环球经济陷入恐慌,因中国濒临「硬着陆」、股市被实施了仅四天即煞停的熔断机制弄致人仰马翻、油价大跌、资金从新兴市场疯撤,迫使美国联储局一再延迟加息之余,日本官方利率更首次降至负数,欧洲央行则于去年首季加码量宽刺激经济。

在全球翘首以待美国联储局下任主席提名之际,总统特朗普仍然举棋不定,直至周四此刻尚未就终极人选一锤定音。

与美国相比,欧日更需要通胀,惟联储局与欧日央行的货币政策会否继续各走反路、美元汇价可否保持单边上扬的势头,姑且先听特朗普之言,再观其行。

今时今日,即使贵为联储局掌舵人,亦不能像伏尔克、格林斯平年代那样一个人说了算,主席以外的官员发言表态机会多的是,政策透明度更一任高于一任。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