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重返TPP颇有“围魏救赵”之意

问题是特朗普能听得进吗?特朗普以狂人外衣遮盖其利害计算,言行亦反覆无常,未来实际政策不易逆料。惟他上台后,相信真的会在贸易上向中国开刀,一来是竞选时调子开得太高,上任后总得向选民交代。二来,其管治团队对华几乎全属大鹰派,已是磨刀霍霍。三来,即使以商人个性来说,亦要开天杀价迫对手就范,向美输送利益。

图片 1

因此,特朗普上任后短期内虽很可能在经贸问题上向别国包括中国动刀,但应属姿势多于实际,在范围和金额都有限的经贸项目上做文章,如祭出反倾销或有限的关税提升。而到底范围和力度有多大,则视乎现已进行中的各式枱上枱下、直接间接的周旋、谈判与角力,阿里巴巴创办人马云不迟不早前天与特朗普会面,事后表示拟在未来5年在美国创造100万个职位,此便甚堪玩味。

平心而论,特朗普上任一年来,为美国人民还是做了不少好事,特朗普上任以来,他利用美国的霸权地位,强推美国优先、引导资金回流、努力振兴制造业,尤其是去年12月20日主导通过30年来美国最大规模减税法案,将企业所得税税率将从现在的35%降至21%;对美国企业留存海外的利润一次性征税,其中现金利润的税率为15.5%;推行“属地制”征税原则;降低个人所得税;提高美国企业竞争力,极大地刺激了美国经济。据沃顿商学院的预测显示,未来十年,减税将提高美国经济增速0.06至0.12个百分点。美国的减税举动的外溢效应,自然招致美国一些贸易伙伴的反对,然而,反对无益于经济,只好跟风,欧盟、英国、日本等组织和国家纷纷出台减税措施,以应对资本外流。

近期各界纷纷在特朗普上台前作出建言以至警告,正是担心他上台后蛮干,冀望他能悬崖勒马,少添美国以至全球的麻烦与伤害。

看得出,特朗普放出重新考虑TPP,一举多得,进可以在同日本等国谈判中更多获利,对中国进行惩罚征税,从而减缓票仓压力,获得国内支持;退可以在同我方谈判桌上增添砝码,以TPP要挟,从而获利。这依然是特朗普的一贯表现,作风夸张,行事多变,貌似疯癫,实则内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作为一个几十年商场纵横的风云人物,对商战的嗅觉极为敏锐,谈判手段极多,底牌不少,自然不能小觑。

特朗普下周五将就任美国总统,各方忧心不已,纷直接或间接警告切莫妄为包括勿打贸易战,否则美国与全球都受害。他或属商人开天杀价,惟各国尤其中国需作最坏打算最好准备。

据美媒报道,
1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已要求白宫首席经济和贸易顾问探索重新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TPP)的可能,而在去年1月23日,特朗普上台不到一周,就正式签署行政命令退出了这项协定,从而兑现他的竞选承诺,如今“吃回头草”被不少媒体称之为特朗普又一“打脸行为”。

世银昨发表报告,指特朗普上台后若推行减税和刺激经济措施,估计美国今年经济增速可望由2.2%增至约2.5%,刺激全球经济明年额外增长0.3%。但世银不忘指出,若特朗普向中国和墨西哥等实施贸易壁垒,引发报复性制裁,或将抵销减税等所带来好处,损害美国和全球经济。

图片 2

中美经贸因而势起波涛,惟风浪有多大,是否殃及全球的海啸呢?特朗普只是装狂而不是真疯,当会计及若大规模、全方位对华贸易制裁,北京必定强力还击,届时伤敌一千恐亦自损八百,对美国经济以至外交的风险与代价都太大。何况总统纵有临时制裁的话语权,但长期和全面制裁仍需国会批准,此势受各方利益所反对。

图片 3

不过,各国尤其中国,也要作最坏打算、最好准备,因如此才有更多筹码在谈判桌上警示特朗普不要妄为,更为事态一旦失控演变成贸易战,也有应对措施。

特朗普是一个没有政治经验的成功商人,不过话说回来,白宫从来不缺乏老牌的政客以及上层精英,以往的总统宝座角逐都是在这些人群中产生,能够从美国大选中逆势而上,执掌权柄,自然有其过人之处,其关键是特朗普抓住中下阶层的诉求,从而脱颖而出。因此,特朗普上任后为了信守承诺,保住票仓和支持率,自然会以这些阶层的利益为优先。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立场。

美国失业率

美国财长杰克卢昨亦在卸任前赠言警告,若特朗普上任后将中国列为滙率操纵国,将危及美中在其他重要地缘政治问题上的合作。

特朗普抛开以往的一些政治套路,和一些传统盟友翻脸,也是利字当头,就拿日本来说,这个美国在亚洲的“跟班小弟”,以往两国打得火热,而特朗普一上任,就否决了TPP,主要是在过去几年的谈判中,美国没有得到更多的实惠,在劳工和农产品等一系列贸易谈判中受到日本等国抵制,特朗普自然毫不手软,祭出大棒,使得TPP成了11个小兄弟联盟。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特朗普从去年1月20日宣誓任职美国第45任总统,成为全球唯一一个超级大国的“掌门人”以来,除了理所当然的政经版面头条外,还是娱乐版面的“超级网红”,从“特朗普式握手”、“间谍门”、“推特大V”,到对8个国家实施旅游禁令、退出《巴黎协定》、威胁摧毁朝鲜、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等等,狠话无数,也食言甚多,一系列虚虚实实的口无遮拦的行为,被有些美媒惊呼
“重新定义了总统职位概念”,可以说风头无两。

特朗普上任一年来,美国失业率为4.1%,是十七年来最低数字;其中,非裔美国人失业率是6.8%,是有统计的45年以来的最低水平;美国去年第三季度年度化增长率为3.2%,蓝领工人工资涨幅超过其他群体;美国去年的经济增长为2.3%,比特朗普上任前的2016年增长了1.6%。尤其是2018年1月18月,道琼斯指数收盘首次冲破26000点。这些,有些专家学者认为不应该归功于特朗普,可是,哪怕你说运气好也罢,政绩就在那里,谁也驳斥不了,而且民调虽然两极分化,然而民众支持率一直都在37%左右,虽然不高但十分稳定,这也看出特朗普铁杆拥趸还是有很多。

如此一来,特朗普忽然转向APP的目的就会一清二楚,首先目的是用大棒恐吓日本,迫使日本臣服,在日本等国的强硬坚持下,把TPP搞成“跛脚联盟”,降低日本威信,挫伤他国积极性;进一步在美国对进口钢铝征收高关税的时候留了一手,没将日本列入豁免国家,如今重新审视TPP,自然是“胡萝卜”,让日本闻闻香味,要想“吃糖”,就要降低期望值,做出更多的让步。

图片 9

而对中国,更是软硬兼施,时而热情似火,让外孙女唱中文歌;时而抛出中国威胁论,出言不逊。最近更是磨刀霍霍,祭出对中国产品额外征收1000亿美元的关税,挑起贸易战争端,貌似贸易战一发而不可收拾,妄图想让中国同日本一样屈服。我方一方面对等征税,针锋相对,一方面呼吁美国慎重考虑后果,避免两败俱伤。

就拿总统班底来说,特朗普上任一年多来,白宫幕僚更是犹如走马灯似的更换,刚上任不久,2月13日,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迈克尔•弗林去;7月21日,前白宫发言人斯派塞辞职;白宫幕僚长雷恩斯•普利巴斯(Reince
Priebus)
7月28日下台;而7月31日上任的白宫通讯联络办公室主任斯卡拉穆奇在10天后就被炒;白宫前首席战略顾问班农也在8月18日不得不离开白宫;圣诞节前夕,包括白宫国内政策委员会副主任温弗里、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NEC)副主席杰里米•卡茨、白宫副国家安全顾问鲍威尔以及白宫公共关系事务处宣传总监纽曼等人宣布辞职;2018年2月13日,美国白宫再起迎来重大调整,特朗普辞退现任白宫国务卿蒂勒森,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在位23天后于2月13日下台;最为可怜的是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副局长麦凯布还有24小时退休,在3月16日深夜被特朗普炒了鱿鱼。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