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央行整顿支付机构备付金乱象 促回归服务本质–国泰君安

北京1月16日 –
中国央行上周发文要求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进行集中存管,国泰君安证券发布报告认为,此举将使支付机构管理流动性更方便,监管部门也能够更好地检测支付机构资金流,利于管控风险和反洗钱;而支付机构“吃利差”的模式终结,将逐渐回归为民众提供小额便捷的支付服务本质。

于无声处听惊雷,金融行业真正的大事件要发生了!

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是指支付机构为办理客户委托的支付业务而实际收到的预收待付货币资金。用户将资金“存”在支付机构,支付机构再按照规定,将这些资金全额存管至银行。

央行再次传来大消息,微信支付、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机构,躺着就能赚利息的日子仅剩下一个多月。

“如此一来,原来的‘央行—商行’二级清算支付体系(即居民在银行开户,实现支付,银行再在央行开户,实现跨行清算),演变成了‘央行—商行—支付机构’三级清算支付体系,增加了监管难度。”报告称。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下发《关于支付机构撤销人民币客户备付金账户有关工作的通知》特急文件,规定支付机构应于2019年1月14日前撤销人民币客户备付金账户。

除此之外,此前的监管制度仍有问题存在。一方面,备付金风险案件时有发生,安全仍有漏洞,央行在答记者问中列举了包括挪用、非法侵占备、卷款潜逃备付金等案件;或支付机构动用备付金从事高风险投资、填补自身的其他资金缺口等。同时,部分备付金银行也未切实履行存管、监督、核对等职责。

据介绍,为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部署,确保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工作平稳、有序开展。支付结算司向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金融服务一部,各分行、营业管理部、省会城市中心支行等发布通知,将制定销户目标和销户计划。

报告指出,从法律性质上讲,客户备付金是一种商业信用,类似于客户的“预付账款”,支付机构的“预收账款”,不是客户的存款,不受《存款保险条例》保护,“如何保证用户的备付金安全,成为了监管中的重中之重。”

同时,支付机构应制定切实可行的销户计划,与备付金银行做好沟通,明确销户时间。

另一方面,备付金的存款利息归属仍不明确,该问题争议了很久,久拖不决。因备付金最终归属于客户,但利息却难以计算派发至客户。

1

中国央行上周五发文明确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工作要求,自4月17日起,支付机构应将客户备付金按照一定比例交存至指定机构专用存款账户,该账户资金暂不计付利息;首次交存的平均比例为20%左右,最终将实现全部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

央行:撤销客户备付金账户

国泰君安报告指出,截至2016年第三季度,267家支付机构吸收客户备付金合计超过4,600亿元,按20%计,则有920亿元人民币此次将被集中存管。以920亿元为基数,利率约在2%左右,那么支付机构每年总共减少约20亿元的利息收入,银行则相应减少20亿元的利息支出。

《备付金通知》提出,支付机构能够依托银联和网联清算平台实现收、付款等相关业务的,应于2019年1月14日前撤销开立在备付金银行的人民币客户备付金账户,规定可以保留的账户除外。

“对于银行而言,不但节省了利息支出,还缩小了法定存准交存基数,相当于有降准效果。但是由于金额过小,不用考虑这一政策的货币政策效果。”报告称。

也就是说,央行要来接管这部分“巨款”。而此次央行支付结算司发布的通知要求支付机构撤销备付金账户也被认为是这一进程的加快。

对支付机构而言,由于很多支付机构尚未建立强大的主业竞争力,对利息收入的依赖性不小,因此对部分支付机构的业绩有所打击,“吃利差”模式终结;而对于大多数合法合规、不对备付金有不良动机的支付机构来说,备付金是不是集中存管,差异并不大,只不过是换个地方存管而已,业务不受影响。

按照《备付金通知》,若备付金银行、清算机构发现客户备付金异常的,应当及时督促支付机构纠正,并及时报告支付机构所在地人民银行分支机构。

发稿 马蓉;审校 张喜良

此外,《备付金通知》要求,人民银行分支机构应切实履行属地监管职责,依法对支付机构和备付金银行的客户备付金存管、核对有关工作实施非现场和现场检查,确保销户过程中支付业务连续性和客户备付金安全。

对未按计划撤销的账户,要求支付机构逐个说明不能撤销的具体原因和解决办法。对于无故拖延销户时间的,应加大对相关支付机构以及相关备付金银行的检查、督导力度。

图片 1图片 2图片 3图片 4

2

支付巨头“躺着挣钱”日子将结束

来科普一下什么是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

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说网上购物,消费者要预先支付货款,这笔钱将放在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机构账户上,等到收货确认后支付宝把款项汇给商家。这笔预付款项就是所谓的“备付金”。而无数笔备付金聚集在一起形成巨大的资金沉淀,其产生的利息收入让支付机构赚得盆满钵满。

这个本质上是客户充值后未进行交易的资金,也就是沉淀在支付机构账户内的资金。

客户在使用第三方支付平台消费转账过程中,由于存在结算周期的时间差,会在备付金账户内沉淀出一定规模的资金。这部分资金的利息收入归第三方支付机构所有,但只能进行银行存款、基金购买,不能进行放贷等投资。

根据人民银行的要求,支付机构把客户备付金存管在商业银行的专户内。但因为客户备付金是以支付机构的名义存放在银行的,对银行来说是一笔非常可观的存款。为了争取备付金的存放,银行向支付机构支付利息。

而第三方支付备付金的利息收益是支付机构舍不得放弃的蛋糕。

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和银行结算的利息收益是按照日均资金沉淀量,按照协议存款的方式计算的。协议存款的价格区间基本是在年化3%左右,高的可以达到4%以上。

通过客户备付金赚利息,对支付机构来说,相当于无风险套利,只要吸纳客户备付金,就可以躺着赚利差,这个利差空间甚至比许多银行产品的利差空间还高。

支付人士称,对不少支付机构而言,利用备付金吃利息是重要盈利来源,一般支付机构在银行开立两类账户,一个是备付金专用存款账户,一个是备付金收付账户,虽然监管规定备付金不计息,但实际操作中,由于用户每笔交易的时间差等,尤其是预付卡业务,存款账户和收付账户之间会形成差额,这部分余额或将成为生息资产。余额越高,第三方支付机构的议价能力越强,一般情况下,年化收益率会比活期存款略高。

而据媒体报道,目前目前支付宝和财付通两家支付巨头沉淀的客户备付金规模合计约万亿元左右,占全部支付机构备付金总量的90%以上。

对许多支付机构来说,备付金利息收入相当于当年税后净利润,一旦备付金利息没了,公司盈亏很有可能发生逆转。”

3

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交存规模

已接近1万亿

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交存人民银行的存款余额再创新高。

人民银行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0月末,非金融机构存款余额为9956.91亿元,较9月末新增1200亿元。

非金融组织存款即为支付组织交存人民银行的客户备付金存款。

图片 5

按照目前执行的备付金上缴75%比例测算,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总规模在10月末大概在1.3万亿。

4

客户备付集中存管比例:从零到全部

从没有备付金集中存管,到2019年1月全部执行,央行用不到两年时间结束了支付机构靠沉淀客户备付金躺着挣利息的盈利模式。

去年1月,央行发布《关于实施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有关事项的通知》,规定从4月17日起,支付机构应将客户备付金按照一定比例交存至指定机构专用存款账户,该账户资金暂不计付利息,由央行监管,支付机构不得挪用、占用客户备付金,首次备付金交存的平均比例为20%左右。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