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利渔夫”为科技企业心腹大患

旧金山5月3日 – 圣塔克拉拉大学法学院(Santa Clara University School of
Law)一项研究指出,专利权利主张对科技公司形成冲击,有的企业因此调整产品,有的甚至退出整个业务。

  一些企业代表对立法者提出建议说,美国国会应对那些不实际制造产品的专利权人加以限制,让他们不要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提交专利侵权投诉,因为向ITC提交的专利侵权投诉量近来有所激增。

研究强调,应对专利权利主张越来越难。专利甚至成了企业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苹果和三星(005930.KS)等科技巨头对簿公堂,提出的赔偿额数以亿美元计。

  网络供应商Avaya公司的法律副总顾问小罗素。宾斯(Russell Binns
Jr.)说,专利主张实体(PAE)拥有专利但是却不制造产品,他们利用ITC的专利投诉程序来强迫其他企业与之解决问题。在许多情况下,PAE通常就是我们所称的“专利流氓”。他们不希望ITC使用其职权来禁止侵权产品的进口,相反,他们希望利用ITC来在相应的法庭案件中强迫他人拿出问题的解决办法。

此次研究侧重于自身无生产业务的企业提出的专利权利主张,并将这类企业称为“专利主张实体”。这类实体往往从其他机构、发明者手中购买专利,而后发起专利诉讼并从中牟利,也被称为“专利渔夫”或“专利流氓”。

  宾斯对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的知识产权小组委员会说道,专利投诉使美国企业损失数十亿美元。

圣塔克拉拉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Colleen
Chien调查了116位公司法律顾问,他们主要来自年度营收超过1亿美元的科技公司。

  宾斯说:“PAE发现在ITC取得排除令的门槛非常低,这使他们有更大的希望来要求高得离谱的许可费——即便是他们把案件闹到联邦法院。这往往使企业别无选择,只能屈从于PAE的要求,结果是导致了大量的资金浪费、增加了消费者的成本、给美国创新设置了障碍。”

超过90%的受访者称,来自PAE的专利索赔影响到了公司财务,或使得公司偏离核心业务。

  北卡罗莱纳州的共和党众议员霍华德。科布尔(Howard
Coble)称,过去十年ITC收到的所谓337调查的投诉量是之前十年投诉量的三倍。抵御专利投诉的成本要远高于递交专利投诉的成本。

四分之一的受访企业称,来自PAE的专利权利要求导致它们营收减少、客户流失、或推迟实现重大营运目标,12%的企业称不得不调整商业战略。

  科布尔说,ITC可以通过禁止进口涉嫌侵权者的货物的方式来向他们发出“最终惩罚”。

8%的受访者称因他方专利权利主张而推迟聘雇员工、退出业务线或干脆整个业务。

  圣克拉拉大学法学院知识产权法教授科林。钱(Colleen
Chien)补充道,2012年ITC收到的超过90%的专利侵权案件在其他地方都有相应的法庭案件。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