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港交所渴望“商品通” 但复制“股票通”的成功困难重重

但交易所成员表示,转移地点是方案之一,或许不会是在现在,但有可能会是未来10年。果真如此的话,将终结LME引以为豪的“公开喊价”(open
outcry)交易。

不过,上海期交所已经有一系列金属合约,且据接近港交所的业内消息人士称,上海期交所“积极反对”“互通”的想法。据包括接近上海期交所的一上海交易商在内的其他业内人士亦表达了类似看法。

伦敦5月3日 –
利用伦敦金属交易所服务的企业表示,欧盟在2008年危机之后对金融市场制定的新规定,可能会导致LME离开已经驻守近150年的英国首都,转向香港这个LME新东家的所在地。

另一方面,实货交割产品带来了有关在非挂牌地交割的问题。而且,中国监管部门也不愿让LME在国内开设仓库。

“LME确实可以考虑移到香港,有什么不好的呢?他们现在就归属在港交所旗下,而中国的金属需求也占全球总需求的50%,”一名LME经纪业务部门不愿具名的主管表示。

另外一方面,中国允许参与海外衍生品交易的国企数目已增加超过两倍,提升了中国在金属、能源及农产品的全球影响力。

信贷减少就意味着LME的成交量和流动性也会下降。

不过继港交所在2012年买下LME后进展有限,此外,港交所称眼下的重点是敲定股票深港通。

另一个可能性或许是在这两个中心双边发展。

但这种小角色并不能满足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的雄心壮志。

经纪商和律师表示,更为重要的是,监管条例会限制经纪商向大客户提供无条件信用的能力。无条件信用形塑了这些经纪商的很多营运模式,并打击了场外场内交易。

在香港举办的行业重头戏LME Week
Asia活动中,上海期货交易所官员向来鲜少亮相,以过去三年为例,仅有一年的演讲嘉宾名单中出现过上期所官员。

欧洲市场基础设施监管机构意在通过强制清算、向交易数据库提供合约信息报告、以及在部分情况下上调资本要求等途径,来提高衍生品市场透明度。

LME推出的“迷你金属”期货合约规模占主要合约的五分之一,面向散户投资者。这些迷你合约遇冷,对中国这个以散户为主的市场来说,实在不是个好兆头。

经纪公司Marex Spectron执行长John
Wall说,“说到要推出一项新产品时,LME就可以考虑是在香港还是在伦敦推出。”

随着中国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以及更加对全球开放本国市场,做为上期所的后盾,上海自贸区已吸引了大量跨国企业。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港交所在给的声明中称:“基本金属对香港的市场来说是新生事物,新产品通常要需要时间来开发,因此对我们的亚洲大宗商品合约来说,要有长远的眼光。”

虽然监管方希望欧盟修改规定能够在全球金融危机后为市场带来稳定,但经纪商表示,这些措施会推高LME市场的成本。LME是全球最大的铜、铝、镍和锌等工业金属市场。

市场传言称,港交所计划推出一种以现金结算的金属期货合约,可能会与一家大陆交易所互相挂牌,可更容易地根据中国和美国指标合约进行交易,尽管价格可能会与实货市场背离。

在去年港交所以22亿美元收购LME之后,东移变成了一个理所当然之举。

LME的圈内会员–苏克敦金融(Sucden Financial)亚洲业务开发主管Jeremy
Goldwyn表示,由于投资者寻求更多地参与大连交易所铁矿石期货等充当价格基准的合约交易,西方对中国交易所的兴趣可能有所升温。他还说,港交所也许可以为大陆合约提供清算服务,通过这种方式得其门而入。

LME交易量上月下降了6%,需要新产品来刺激交易活动。

“实现‘商品通’比股票通困难得多,因为这涉及到实物,必须能够交割,而不仅是一纸凭证那么简单,”瑞士信贷驻香港的分析师Arjan
van Veen表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