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将骑向何方?

今天又有媒体爆出:摩拜正在裁员,起初摩拜还否认,随后摩拜单车裁员确有其事,裁员幅度在30%。据悉,摩拜单车团队规模近千人,这也就意味着有近300人即将面临离职。

“不能因为摩拜和ofo目前所处的困境,就去否定整个共享单车行业和共享经济。”艾媒咨询CEO张毅认为,共享单车作为短途出行便捷工具,弥补了城市交通短板,用户消费习惯已经形成,截至今年11月有逾9000万的月活跃用户,这一高频刚需的流量入口和场景,是互联网巨头必将争夺的重要领域。

图片 1

在内部信的结尾,胡玮炜还特意说明自己的离开并非出于“宫斗”或者不和,也没有任何组织的纠葛。

资本追逐之下,共享单车蒙眼狂奔。但潮水褪去,当摩拜站在命运的十字路口时,在与ofo合并无果后,胡玮炜选择了投入美团的怀抱。27亿美元的收购价或许在许多人眼中是“贱卖”,但现在去看却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

fontSizeSmall BSHARE_POP”>

烧钱大战烧到最后,没有赢家,烧死了小厂商,烧的摩拜“卖身”美团,而ofo虽然依然在苦苦支撑,千万人等待退押金、创始人上老赖名单、公司被“限制消费令”,破产或者被收购恐怕终将成为ofo最后的宿命。

“近两三年来,共享单车从起步到被资本疯狂追捧,从盈利无期到被严重唱衰,业界其实已得出结论——共享单车不足以成为一门独立生存和发展的生意。”雷锋网评论称。

那个在汽车行业做了10年记者的她,不甘心将自己余生放在这个自己没有一丁点兴趣的行业,自己去创业。也许正如自己所说的“完成了阶段性的使命”一般,一个无心插柳的机遇,她遇到李斌,这个日后被冠以中国“出行教父”的男人。做为介绍人,胡玮炜被李斌共享单车的想法深深打动,于是2015年1月,摩拜正式创立。李斌做为幕后之人保护着胡玮炜一路前行,没钱了,李斌去拉投资;少管理了,李斌将曾经是Uber上海总经理的王晓峰挖来给他做CEO。

但胡玮炜认为:“共享经济才刚刚开始,未来的出行市场还有很多变化的可能性。”她曾公开表示,经历一个爆炸式的增长后,摩拜正在做精细化运营,让用户看到共享单车行业更加积极的一面。

“我消灭你,与你无关”?

胡玮炜离开摩拜并不出人意料,原来的创始团队逐渐淡出,是每一家被收购的创业公司都会面对的命运。两年前,共享单车正值最辉煌时,赛道持续上演着“速度与激情”,摩拜和ofo被资本追逐,融资总额超几十亿美元,单车遍布大街小巷,甚至大举布局海外。但去年以来,被资本热捧的共享单车变成了烫手山芋,在资本看清其烧钱“无底洞”的特质后,逐渐选择收手。

正应了高晓松那句话:“你最大的敌人,往往不是别人,而是你自己。”

今年4月,美团全资收购摩拜,共享单车双雄之争告一段落,摩拜单车保持品牌独立和运营独立。但实际上,从被收购起,摩拜就开始了“去创始团队”的进程。据天眼查资料显示,11月27日,摩拜单车的运营主体“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正式完成股东工商变更,摩拜单车创始团队多人退出,美团创始人王兴成为大股东,占股95%,联合创始人穆荣均占股5%。

“出行教父”李斌,当下的主要精力放在造车上,而这是一项比共享单车更为烧钱的业务。某位接近摩拜的投资人表示:“造车更需要钱,李斌目前并不是那么需要摩拜。

胡玮炜最终还是离开了她一手创办的摩拜。她表示:“对于美团,摩拜正在积极拥抱,心怀感恩,这样才能协同成一个更强的有机体。”针对未来的去向,她的答案仍是出行行业。她认为,出行行业的变革还仅在萌芽阶段,未来大有可为,仍想在这个领域里面投入时间和精力去创业。

被美团收购后,摩拜的营收数据也暴露于公众视野。根据美团上市前发布的招股书,2018年4月4日至30日,摩拜单车总收入1.47亿元,折旧3.96亿元,经营成本1.58亿元,总亏损4.07亿元。

针对胡玮炜的离开,美团点评CEO王兴表示:“非常感谢胡玮炜,不仅创立和塑造了摩拜这个优秀的品牌,也打造了一个优秀的团队,优秀的业务基础。”

虽然胡玮炜是摩拜单车的创始人,但从摩拜诞生伊始,她更像一个形象大使,一个普通创业者、一个邻家姐姐的形象,显得那么励志又亲和,让老百姓对摩拜有种接地气的感觉。

他表示,共享经济进入“下半场”,企业要更注重精细化管理运营,形成持续、健康的商业模式,“否则容易被资本裹挟绑架,这样的行业哪怕发展再快也是不健康的、充满泡沫的,共享单车行业就是一个教训。”(记者
潘福达 孙奇茹)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