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洛文尼亚考虑国有资产私有化 避免国际求援

卢布尔雅那5月6日 –
消息人士称,斯洛文尼亚正谋求出售国内最大的电信运营商和第二大银行,以增强财政力量,避免向国际社会求援。

* 斯洛文尼亚试图避免沦入求援境地,投资者寻求改革迹象

斯洛文尼亚正努力让投资者相信自己有筹资保证偿付能力的可靠策略,并且定于周四采用一项经济改革计划,然后向欧盟执委会陈述该计划。

图片 1

但该国最大执政党称,不太可能像承诺的那样,议员们在周二通过限制预算支出的规定,因为各党派不能就该规定何时生效达成一致–这表明,他们可能也无法就其他改革措施达成共识。

3月28日,透过树枝远望新卢布尔雅那银行大楼。REUTERS/Srdjan Zivulovic

斯洛文尼亚恐怕无法达到今年的减赤目标,将赤字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降至3%。2012年,该国将这一比例从2011年的6.4%降到了4%。欧盟执委会预计,今年该国赤字与GDP之比将为5.3%。

* 从共产主义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变只完成了一半

斯洛文尼亚央行周一敦促政府加快那些“市场比政府更能发挥效率”的行业的私有化进程,但没有给出细节。

* 政府在节支和私有化方面面临阻力

斯洛文尼亚银行多数为国有,可能需要将手中约70亿欧元不良贷款拆分到一个单独的实体,即所谓坏账银行,之后才能私有化。

* 银行业是变革之关键

此外一政府消息人士周一对称:“出售Nova KBMNKBM.LJKBM.WA已在讨论中”。

卢布尔雅那4月21日 –
欧洲领导人表示,斯洛文尼亚应将前三大银行私有化,才能避免成为欧元区的又一例援助对象。但该国执政联盟成员社会民主党的领导人卢克西奇不赞成。

据一篇未经证实的当地媒体报道,政府还考虑出售Telekom。

卢克西奇说社民党将反对这种做法。他的办公室里挂着马丁·路德·金、约翰·肯尼迪、莫罕达斯·卡拉姆昌德·甘地和切·格瓦拉的肖像。

**不良贷款**

“我们一直反对出售银行,”卢克西奇说。他领导的社民党是总理布拉图舍克政府的第二大政党。

不清楚谁会对这家去年就开始寻找战略伙伴的银行感兴趣。前届政府计划持有NKBM
25%的拦截性股权(blocking
stake),现任政府也没有正式放弃这项计划,这可能阻止一些潜在买家。

欧盟27国的财长上周五在都柏林开会,讨论如何避免新的欧债危机,斯洛文尼亚之所以列入会议日程,其银行业是一个关键原因。

“由于斯洛文尼亚被视为是下一个塞浦路斯,敢于进行这种交易的投资者不多,”一巴黎投行业者称。

“斯洛文尼亚正面临严峻挑战,”欧盟经济暨货币事务执委雷恩周二告诉。雷恩呼吁该国果断采取一系列紧急举措,包括银行业结构重建与资本重组。

欧盟经济暨货币事务执委雷恩(Olli
Rehn)周五称,如果斯洛文尼亚迅速采取行动降低预算赤字,就不需要救援。

斯洛文尼亚被视作欧洲从共产主义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的最顺利范例,该国目前正遭受的金融市场压力,清楚揭示出这个转变过程的进度:它还只是完成了一半。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斯洛文尼亚在躲过1992年南斯拉夫联邦解体的战火之后,仍守着公共资产、不愿削减成本且多次救助国有银行,而在此同时波兰、捷克等前苏联附属国则是私有化了大型企业、削减预算并推动其它改革。

到如今,这个情形已仍为布拉图舍克一大重担,在上月塞浦路斯的纾困乱局后,她正努力阻止斯洛文尼亚借贷成本蹿升、并尽力让投资者相信该国能够改变现状避免违约。

布拉图舍克仅上任四周,她曾承诺通过实施不受欢迎的节支措施、出售至少一家国有企业或者银行来打破禁忌。国有企业占斯洛文尼亚经济规模的一半之多。

卢克西奇不再发出一旦私有化银行便会退出联合政府的威胁,但内阁并没有否绝其前任的方案,即允许政府保留两家大银行的大部分股份,专家称这将避免两家银行被卖掉。

执政联盟中的成员包括新自由主义中间派和左派人士,各方在其他改革上也没有达成一致,且可能会遭到选民的坚决反对。

“斯洛文尼亚不欢迎改革,因为没有这个必要,”日报Finance的分析师Borut
Hocevar表示。

“一直到几年前,一切表面看起来都正常,但现在大家知道银行用作政经界精英们的工具,如果之前就把它们卖出去,斯洛文尼亚的处境会好很多。”

**风光不再**

高速公路干净整洁,首都卢布尔雅那遍布的时髦商铺和酒吧。在东欧前社会主义国家当中,斯洛文尼亚与德国和奥地利等欧盟发达国家的相似程度是最高的。

斯洛文尼亚生活水平是欧盟平均水平的84%,将葡萄牙和希腊等国远远甩在后面,并且比塞尔维亚的生活水平高出一倍多。1991年斯洛文尼亚脱离南斯拉夫时从塞尔维亚分离出来。

但是,经历景气低迷和预算赤字飙升之后,该国曾经令人艳羡的债务水平已经翻倍,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达到54%。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