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把持的这一场景套路多,从业者:尽调三个月,最终放弃

图片 1

2017年,消费金融集中爆发之年。线下场景,要如何严防死守,打赢这场与人性之恶的战争?

“尽调了三个月,最终还是选择不做了。”一位非持牌公司的负责人张为民称,他们目前开拓场景的压力很大,本来看好车位贷,但最终还是放弃了。

2017年,消费金融集中爆发之年。

在经济承压与监管收紧的当下,消费金融想要保持业绩增长,唯有开拓新的业务线,但合规又好做风控的领域,真的不多了。

消费金融主要分为两种形式:分期和现金贷。

至于车位贷,这是传统银行们天下。但让人眼红的市场,让张为民们有些安奈不住:

业内有一个共识,和场景结合的风控,比现金贷好做很多。

国家发改委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大城市小汽车与停车位的比例约为1:0.8,中小城市约为1∶0.5,而发达国家约为1∶1.3。保守估计我国停车位缺口超过5000万个。

因此,3C、医美、教育、家装、租房、旅游、农村等多个线下场景,去年集中出现了扎堆创业者。

资源紧缺保证了需求旺盛,也抬了价格。

然而,大家都低估了群众的集体智慧:机构、中介、骗贷者们嗅利而来,场景风控筑起的城楼,摇摇欲坠。

在一些三四线城市,一个位置好的车位,可能在7-8万元左右,相比于10万出头的小型车,确实没有高出多少。

线下场景,要如何严防死守,打赢这场与人性之恶的战争?

社交媒体上,一位刚步入社会不久的90后,用几个大大的红字,气呼呼地写道:车位贷快赶上车贷了!

01

这确实是个分期的好场景,张为民本想挑战一下,却最终发现,不仅成本不占优势,这一领域里同样埋雷不少。

人性之恶

B端风险之联合骗贷

“平台把钱直接汇到场景机构账上,用户不直接接触现金,风险更加可控,”冰鉴科技创始人兼CEO顾凌云称。

购买车位选择分期,除了车位价格高外,也和银行等机构的获客策略不无关系。

“线下场景可以直接和借款人接触,通过一个人的着装、神态,当面‘验真’,”
某机构投资人程云表示,这是线下风控的优势。

用户办理按揭贷款时,业务员在多数情况下,会给其顺手推荐一个车位贷分期。

这就是从去年开始,各路玩家开始争抢线下分期场景的核心原因。

“本质上来说,车位贷也是属于一种B2B2C”的场景贷。”某金融机构车位贷业务员王盈告诉消金界。

然而现实情况,却并不乐观。

也就是说,用户申请车位贷后,银行要对其做一个风控审核,审核通过后,银行先一次性把钱给到开发商,开发商批车位给用户,用户按月、分批次还钱给银行,银行从中赚取息差以盈利。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五花八门的骗贷和套现手段,无孔不入。

车位贷这一场景,涉及到包括银行在内的金融机构、开发商、用户这三个角色。

产品分期,因为可以转手卖掉,早就成为套现的重灾区。3C、奢饰品,甚至农村金融的电动车,无一不成为套现者的猎物。

“而所有这种B2B2C的场景贷,一个共同的问题是,产业链中的后面两个角色,很容易联合在一起骗贷。”王盈说道。

“3C领域早就混乱不堪,”给分期平台输出风控技术的平台负责人曹俊元,曾见过诸多的骗贷手段,其中一种是专门针对分期手机的骗局。

具体到车位贷,就是开发商联合用户,通过一系列非法操作,达到通过银行风控审核、骗取贷款的目的。

中介先以“免费领手机”来诱惑一批客户,领到门店填写分期购机申请表。

曾有一家开发商找了一帮人,批量申请车位贷,通过银行风控审核后,骗取了这家银行近千万元资金。

但是,申请表上的手机,和客户最终拿到手的手机却不一样——一般申请iPhone,拿到的却是便宜的国产手机。

业内称这些用来骗贷的人为“肉鸡”,开发商将他们分为两类人。

但被蒙在鼓里的分期平台,依然按照iPhone的价格,给门店打款,其中的差价,就会被中介和门店分食。

一种是纯无业游民,经济条件不好。开发商以利益诱惑,这些人干脆破罐子破摔。一个车位,开发商拿20万元,自己得5万元左右。

最终结果,消费分期平台被薅,客户欠债被催收。

另一种是亲朋好友,关键时候开发商用“江湖义气”名义,招来一用。

这些3C产品因为好变现被盯上,那么不能进行“二次贩卖”的服务消费,总不能套现了吧?

“开发商做不下去了,这时总负责人找来他们的七大姑八大姨、自己的哥们儿,或者纯粹就是自家公司员工,通过申请车位贷的方式,骗取银行资金,给公司存活下去所必须的周转金。”王盈讲道。

因此,租房、教育、医美等行业的创业者,也出于这个考虑进入行业,却发现太低估了人性的欲望和利益的诱惑。

不要小看了这种骗贷规模,很多情况下,能给开发商带来成百上千万的“融资额度”。

一些不怀好意的中介或者用户,直接和场景勾结,联合骗贷。

这些骗贷者是如何通过银行风控的呢?

以医美行业为例,中介、医院和各个平台的内鬼,勾结在一起,联合从分期平台骗出来贷,再进行分食。

“如果不是你的按揭用户,银行要怎样去如何验证申请人,是小区里的有房一族的呢?”王盈一脸不解,“毕竟现在办一个假房产证,也只要10元。”

图片 2

这也和银行急于打入这个市场有关,现在市面上,做的比较好的是东亚银行、渤海银行、建设银行等,其他家也在快速切量。

原本应该成为风控重镇的线下场景,从根部开始腐烂。

曾有媒体报道,用户购买合同还没签,款项已经打进来了。

教育分期和医美行业也有同样的弊病:定价模糊、中介返佣高昂——这正是滋生骗贷和套现的土壤。

图片 3

有媒体报道,一些教育机构租了几个教室,雇了几个教师干培训班,拿到金融机构发下的用户贷款后,就直接跑路,平台和学生成为受害者。

也许正是银行这种急于获客的心态,给了骗贷者可乘之机。

在知乎上,也有学生反应,遇到IT培训分期的坑——课程粗制滥造却不能退,没有上课却要背负几万的贷款。

除了骗贷,金融机构还需要谨防开发商跑路的情况。

“自从教育、医疗分期火了之后,很多原本针对3C的骗贷都转移了,”程云称,“3C面对的是个人信用风险,教育、医疗面对的更多的是欺诈风险。”

“市面上开发商级别是从1至5依次排开,类似碧桂园这种体量的,才能称的上是第一级别,但是他们的车位,一般是随房产附赠的。”一家金融渠道商场景贷负责人卢姗说。

而租房领域的骗贷,更是“腹背受敌”。

其他低级别的开发商,如果银行给其放款时,资质审核不严,很可能出现跑路情况。

“除了要防住C端的骗贷,还得防住B端的套现,”曹俊元称,很多出租房,会拿着一份租房合同,多处抵押贷款,“分期平台套完,再去找保理公司,最夸张的情况是,一份合同会用几十次。”

“除了这些以外,银行就需要注意车位贷用户的信用风险了。”王盈这样讲道。

而家装分期,因为单价高,其骗贷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几年前——银行都曾遭遇骗贷。

毕竟很多人以前就背负了按揭买方贷款,再加上花呗等借款神器,这时你再给他叠加一个车位贷,客户的收入能力,特别是年轻用户的收入能力,能不能覆盖该笔贷款,是需要时间去验证的。

“有家装需求的客户,一般被认为是有房产的,资质比较好,”某互金平台负责人表示,“而且家装分期,动辄几十万,是银行喜欢的客户。”

C端风险之中介道德

早在2011年,便有媒体报道,银行客户经理假借装修合同,帮客户骗贷。

就算绕过了B端风险,中介在推销车位贷中的种种道德风险,最终可能还会甩给机构来买单。

银行客户经理甚至能提供一条龙服务,比如装修预算单、合同模版等,用户只用多支付买发票的钱,就能爽快套现。

对于C端用户,车位是否有产权,是他们应该关注的核心要素之一。

但不同的是,如果是向银行贷款,因为“上征信”,影响信用,所以必须要还;但对于互金消费平台,骗贷者胆子就大了,甚至直接套现消失。

车位分两种,一种是产权车位,顾名思义,指购买该车位后即拥有了车位的产权,会有单独的产权证,它和我们的房产一样住宅使用土地使用期限届满后自动续期,所以购买了车位之后无需考虑车位的使用年限。

“自己凭本事借的钱,凭什么要还”,这句戏言,已成为骗贷者的圣经。

另一种则是只有使用权的车位了,比如无约定的地下车位,用于战时做汽车库使用的、属于人防工程的人防地下车位,以及已被公摊的地下车位。

线下场景深陷“人性之恶”,面对为利而动的庞大群众智慧,他们该如何破解?

只有使用权的车位,最长使用年限只有20年。但很多开发商为了刺激用户购买,标明该车位使用年限高达70年,或者也跟着房子走。

02

不明所以的用户,租赁这种无产权车位,直到车位到期后,才发现要面临一系列纠纷。

打破交易链

此外,就算购买有产权车位时,也需要注意车位之前的所有权情况。

在线下场景中,场景和中介的勾结,是乱象的根源。

家住泸州天立水晶郦苑的业主商女士,就曾对媒体反映,自己花费10万元买的车位,所有权竟然不是自己的。

如何破解场景和中介的交易链条,成了风控的关键。

因为在她之前还有两名业主,购买了同样的车位。

“行业内现在忽视的一点是,B端的欺诈和风控,”顾凌云认为,是机构先有欺诈的土壤,进而导致C端也出现问题。

中介们的道德问题还不仅于此,有些推销手段并不光彩。

“首先要筛选合作机构,”曹俊元认为,短期内,在征信体系缺失的中国,风控得循序渐进,不要盲目追求速度,“做金融,讲究的不是要跑得最快,而是要跑得更久。”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