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能集团创始人李河君:早知天命二十年

先富起来和“触电”生情

7月15日,香港证监会责令汉能薄膜发电有限公司(下称“汉能薄膜发电”)停止股票交易。几乎与此同时,汉能薄膜发电也被富时、恒指从多个指数剔除。因股价大而“船漏”的李河君再遭“打头风”。  短短3个月,从耀眼的全球光伏王、中国新首富,到身价大跌千亿,股票被强制停牌,47岁的李河君,如何搏上巅峰,又怎么走到这一步?  【他,懂政治但对从政没兴趣】  李河君生于广东河源仙塘镇观塘村,比马云小4岁,比王健林小14岁,是2015各大富豪榜上千亿级富豪中最年轻的华人。  在李河君的介绍中,父亲是对他影响最大的人。在他心中,父亲是懂政治,识大势,看准大势敢越雷池搏未来的人。在“养五只鸭子就是资本主义”的时代,坚信国家一定会改革的李老爷子,就斗胆做起了生意,高峰期竟雇佣了几十个人。如今,八十高龄的李老爷子依然在观塘村亲自操持着一盘生意。  “我的很多行事风格遗传他的精神。”李河君说。  李河君从北京交通大学机械工程专业毕业时,老爷子希望家里出个做官的,要他回去从政,但对政治有兴趣的李河君对从政没兴趣,满脑子是怎么挣钱的主意。  僵持下,从父亲那里拿不到创业资金的李河君,在一个教授5万元借款的支持下,八个坛子七个盖地做起了买卖,什么赚钱倒腾什么。“不择手段”三、四年后,他挣到几千万元的利润,完成原始资本积累。  【他,要干就干大的,曾经想搞5个葛洲坝】  完成原始资本积累的李河君不想继续做二道贩子。邓小平“胆子再大一点”的鼓舞下,激发他想干一番大事业,光宗耀祖,甚至名垂青史。  当时,国家电力供应紧张,大力鼓励民营企业发展小水电。几经周折后,李河君把发展方向锁定在这个领域,不断把规模往大了搞。  从1993年到2003年,他把自己有的、自己能借到的钱都砸进了水电站,从广东、浙江、广西一直干到青海。其中,标志性案例包括以12亿元收购青海尼那水电站。  依托近10年的基础,2002年,李河君构思出一个吓死人的伟大计划:在金沙江中游,投资750亿元,兴建6座总装机容量约1400万千瓦大型水电站的大蓝图。  曾经,举全国之力才搞出一个葛洲坝,而李河君的这张蓝图相当于5个葛洲坝。大家当然不相信他,笑他疯了。国家发改委也不由分说地把6个项目全部分给了刚刚成立的国有电力企业,如华能、华电、大唐。  没煮熟的鸭子飞了,李河君也绝不答应。走投无路下,他真的疯了:把发改委告上法庭,逢人就讲是他们“把我们逼急了!”  峰回路转的是,在国务院一位领导表态,应该给民营企业一个机会的关照下,李李河君虽然赢得不够伟大,但也可以算是赢家:获得了6个项目中规模大过葛洲坝,也是条件最好的一个——金安桥水电项目。  【他,钢铁意志,认准了就拼命搏到底】  金安桥,几乎让李河君死掉。  首先是体制上的障碍,要层层去突破,处处去烧香。其次,是移民、技术、工程建设等一系列的问题。整个金安桥,施工现场涉及河流长达8公里,筑起的坝高180米。最大的挑战来是资金压力。开工高峰期,每天需要上千万的投入。  手上的钱投光了,李河君就到处借。借不到了,就丢卒保帅,把前些年建设的效益好的优质电站一个一个出售,包括青海尼那水电站也都被忍痛割爱。  能卖的资产都卖了,还不够,李河君就开大会,开小会,把高管个人和家里的钱一个一个往外掏。但即便这样,金安桥依然像个无底洞,不知何时能到头。  各种压力下,不少人与李河君分道扬镳。也有人趁机下手,告诉李河君不必这么辛苦,把项目盘给他们好了,并且开出让他可以赚到两、三百亿的条件。  困难重重中,李河君钢铁意志,向死而生,遇到人就讲,这早已不是钱的事,只要我还有口气,就要博到底。  精诚所至,金安桥终于金石为开。  2011
年3月,金安桥一期240万千瓦机组并网发电。当天,李河君搞了一场盛大庆典,把朱军、朱迅、谭晶、汪峰、孙楠、韩红、郭峰、毛阿敏等一一请到现场,为艰难抗战的光荣胜利干杯,并以“一件事情你坚持90%的时候,只有10%的收获;坚持到最后的10%,就有90%的收获”的“获奖感言”,一抒胸中志气与恶气。  累计投资近200亿元的金安桥电站,总装机容量达300万千瓦,是国内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民营企业建设的百万千瓦级特大型水电项目,同时也是全球最大的由民企投建的水电站。它也让李河君成为大赢家。按2万元/千瓦的装机容量来算,金安桥电站价值600亿元,除掉100亿元负债,净资产高达500亿元。  包括金安桥电站,汉能目前控股或参股的水电站的权益装机容量已高达600万千瓦,其规模相当于2.3个葛洲坝。  一个金安桥,名和利都足够了,但李河君不去享受与挥霍,而是继续把自己往浪里抛。而且,这一次,他动静更大,目标更高。  【他,独搞薄膜发电,因为其他光伏都错了】  2009年初,金安桥水电站尚未竣工,但李河君已看到新未来:风力发电、光伏发电,并最终把光伏作为了重点。  当时的光伏并不妙。以行业中体量最大,也最主流的晶硅为例,在高利润驱动下,养猪养鱼的都往里面挤,最终从暴利走向亏损,被国家以“产能过剩”抑制。  李河君对这个行业原本也不看好。2006年担任全国工商联副主席,牵头创立新能源商会时,他还嘲笑做光伏的人:你们成本这么贵,搞到什么年月是个头啊。  但从那时起,他开始研究光伏,并最终决定光伏。因为在他看来,那些被他嘲笑的人,搞了这么久的光伏,却把基本方向搞错了。  光伏领域存在两条技术与产品路线——薄膜和晶硅。当时,市场普遍做的是晶硅。  研究光伏三四年之后,李河君却认为,薄膜才会赢得终极的胜利。  在李河君看来,太阳能最厉害的地方,是它有机会颠覆人类目前普遍采用的集中发电与电网送电模式,真正让能源个体化、自由化。简单说就是,只要可以被光照的东西,都可以用来太阳能发电,飞机,轮船、汽车也都可以用它能源自足。而要做到这一步,更具广泛实用性和可塑性的薄膜化、柔性化是最好的选择。  通过薄膜化、柔性化,让能源自由化,移动化,才是太阳能解决能源困境的最正确答案。这是李河君认真分析后坚定不移的信念。做正确的事,即使它困难,这是他通过金安桥历练出的战略抉择学。两项结合,促使他轰隆隆把战车开到了薄膜发电这个领域,成为当时中国唯一专注薄膜发电为技术路线的大佬级人物。  在他眼中,那些不搞或者搞反对搞薄膜的人,要么是无能,没有看准太阳能的终极场景,要么是无胆,宁愿做容易但错误的事。总之都是鼠辈,不足为虑。甚至,他公开对一些晶硅企业搞地面光伏电站深表鄙夷、略微同情,“如果你还认为光伏的出路是做地面电站或者并入电网,那你就完全没理解趋势。”  更有甚者,因为市场对光伏的普遍认识都还停留在晶硅里,他干脆直接给自己取了个新名字:薄膜发电,并公开划清界限,不再把自己跟光伏混在一起说了。  一棍子打死几乎所有人,这当然让他没朋友。很多光伏业内大佬都公开向他开炮。不客气的,直接说他是大忽悠、大骗子,疯子。  【他,很执著很任性,几年就又搞出个世界第一】  进入太阳能,李河君打的是未来之战。但他可不想等未来来了再开战。  通常来说,搞薄膜发电,一要口袋深,持续大资金投入;二要高精尖,必须有世界顶尖的技术才能建立竞争力;最后还要有耐心,扛得住,大笔大笔的钱扔进去,看不到结果,要愿意坚持下去,并且有能力继续往里扔。  李河君直接用口袋深解决一切问题。没有团队,他去买。没有技术,他去买。别人算的是,我能做什么搞到钱,他思考的,我有钱能搞到什么。他也有这个底气,仅仅一个金安桥每天都可以给他上千万的净现金。  2012至2014年,李河君先后将德国Solibro、美国MiaSolé、Global
Solar Energy和Alta
Devices等多家公司收入麾下。全世界在薄膜太阳能技术与生产方面领先的公司,除了打死也不卖的,他几乎都给买下了。  几年下来,在薄膜发电领域一穷二白的汉能,瞬间成为全球薄膜太阳能的高富帅。通过并购、消化吸收及整合创新,李河君拥有了硅锗、铜铟镓硒、砷化镓等薄膜发电领域的最主流产品技术路线,而且都代表着世界最高水准。如砷化镓(GaAs)组件的最高转化率达到
30.8%,全球只有他汉能一家能办到。  2014年2月,汉能还获得一项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科技商业奖项——麻省理工学院《科技创业》(MIT
Technology Review)
“全球最具创新力企业”,并位列第23位,成为国内能源领域唯一上榜企业。  通过全球的技术整并,李河君还同时完成了从上游高端设备制造,到中游生产太阳电池能板,再到下游发电全产业链的布局,并打出全球化清洁能源公司,全球薄膜太阳能发电领导者的汉能新旗帜。  【他,以国家高度鼓与吹,要让中国领先一把】  目前,汉能的水电项目权益总装机容量超过6吉瓦,风电总装机131兆瓦,薄膜太阳能发电总产能已达到3吉瓦,并且手握约10吉瓦薄膜发电电站建设协议。  依托这样的世界级技术、规模和实力,李河君把目标再升级:要代表中国打赢第三次工业革命。2013年,他署名出版了一本书:《中国领先一把》,宣扬自己对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思考与实践。当然,也不忘浓墨重彩地阐述薄膜发电的各种优势,以及汉能已在这个领域可以吹出的牛皮。  在李河君看来,每次工业革命的核心是能源革命。第一次是煤炭替代木材;第二次是石油替代煤炭;第三次就是正在发生的太阳能替代石油。而在太阳能代替石油的革命里,薄膜发电将赢得最终也是最大的胜利,并颠覆人类利用能源的方式。  李河君说,每一次工业革命都会推动一个大国的崛起。第一次是英国,第二次是美国,而第三次就会轮到中国了。在最新一届全国政协大会上,他更直接呼吁:要把以薄膜为主导的移动能源作为我国经济新的增长极来培育。  跟国家未来牢固的捆绑在一起,这是李老爷子当年就玩过的事,李河君更可以说是做到炉火纯青。出任全国工商联副主席、政协委员、将汉能总部扎进奥林匹克森林公园,这些都可以说是他与国家紧密联系的一个象征。在汉能的18条司训中,其中一条是,因祖国强大而强大。  “国运则我运,国家没运我们都没运。”借助中国的国运,李河君给汉能的理想是,要像美国的微软、苹果和韩国的三星一样,成为中国企业的代表。  【他,当首富没意思,但汉能的好戏还没开始】  没有人嫌钱多,尤其是商人,尤其是希望干大事的商人。  杀入太阳能的第一时间,李河君就开始为弄到更多钱花心思。2009年,他让汉能借壳在港交所上市。但直到13年,这个上市的平台,他都只是战略性包养。  2013年,李河君开始在资本市场发牌,并很快干出大名堂。2014年7月,他将公司更名为“汉能薄膜发电”,突出其专注薄膜发电的业务特征,也可以理解为是,为市场区别其他光伏企业给汉能高估值伏笔。  好戏,从这里开始了,无论李河君是否亲自导演了一切,并在今年3月达到高潮。当月,汉能的股价从1年前的1港元多飙升至最高点9.07港元。公司市值一度超过3000亿港元,一个才4年的新公司,市值比李嘉诚旗下的长江实业更高。  2015
年2月3日,多次将严介和列为中国10大富豪的著名不靠谱富豪榜发布机构胡润研究院发布了2015年胡润全球富豪榜,李河君以1600亿元身家超过了马云和王健林,成为中国首富。在随后的《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上,他也超过李彦宏和马化腾,位列全球第38名、中国第三。  李河君既谦虚又虚伪地说,自己对做什么首富并不关心。但谈到汉能薄膜发电的股价表现,他则表示:这是市场对未来光伏产业到底属于薄膜发电还是晶硅的回答。他也直接回应那些一直高喊看不懂汉能,以及怀疑汉能股价有猫腻的人:  他们都没有读懂汉能,也正因为没读懂汉能,所以赔得很惨。  【他,一天身价掉千亿
一夜满天布乌云】  5月20日这天,汉能与李河君很忙,也很惨。  当天,汉能薄膜发电的股东大会在香港召开,汉能投资兴建的全球首座“太阳主题”展示中心——“汉能清洁能源展示中心”也同时在北京揭幕。两相权衡下,李河君选择了留在北京出席揭幕仪式。  就在他登台演讲之际,汉能的天空开始被阴云笼罩。这期间的25分钟内,在无实质利空的背景下,汉能薄膜发电股价被腰斩,从7.35港元最低跌至跌3.88港元。随后,公司紧急申请临时复牌,但股价也被悬在3.91港元至今。  短短25分钟,公司市值蒸发1435亿港元,个人身家蒸发1167亿港元。虽然最终对比起来,这比国内80%以上上市公司老板要幸福。但在突然的变故,还是令李河君满额头的冷汗。有媒体称当时出席揭幕式的他脸色大变,一言不发。  没有意外的,李河君又一次成为专家、学者、网民集体探讨、声讨以及调侃的对象。有人称给他发表了世界上最贵的演讲:十分钟价值千亿港币。有人笑他没去香港参加股东大会,所以就打千亿还飘500亿。本来就是个疯子,骗子,以及汉能股价被操纵,香港证监会正在调查的消息更是满天飞。  面对质疑、谣言,汉能选择还击。21日,公司发布声明否认一切传言。28日,李河君通过接受新华社的视频采访,表示公司处于历史上的最好状态。  这一次,他又一次低估了自己遇到的麻烦。就在接受新华社采访不久,香港证监会发表声明称,已就汉能薄膜发电事务进行调查,有关调查仍在继续。  7月15日,已经船漏两个月未能靠岸的李河君再遭打头风:当天,香港证监会一道指令,将汉能从自愿停牌变成强制其停牌,并暗指其可能存在重大问题。  【他,绝地再反击
厄运之后能否再创奇迹】  强制性停牌,把本已风雨飘摇的汉能薄膜发电推到悬崖边上。  有人认为香港证监会“从来没有这么狠过”,“相当于给退市了”;也有人认为有关调查还在继续,汉能薄膜还存在凤凰涅槃的可能性。  但无论怎样,认输从来不是李河君的个性。他的方式是,假如生活欺骗你,你就一拳打过去。纵然两败,也要俱伤。  证监会“从来没有这么狠过”的耳光打来的第二天,汉能就以“从来没有上市公司这么狠过”的强势把耳光扇了回去,不但宣称自己要提起申述,寻求复牌,更直接表态香港证监会的做法“不公平及不合理”,不排除以司法途径提出反对。  上市公司反诉证监会的案例在全球市场都极为罕有,但对告过发改委的李河君来说,不过如此。而且,他已开弓没有回头箭。  事实上,李河君真正的压力,可能还不是资本市场的浮沉。  汉能薄膜发电能否在2015年,以及未来几年干出漂亮的业绩,这才是李河君当前最大的问题。他曾多次在传媒采访中阐述了汉能的“121计划”:到2020年,公司实现销售收入一万亿,市值两万亿,盈利一千亿。  与之配套的是,是汉能的一系列发展布局。目前,汉能已成立BIPV(光伏建筑一体化)、户用发电、农用设施、汽车应用、电子产品、通用产品、商用无人机、特种产品等8个事业部。在李河君的蓝图里,这每个事业都能做到万亿级。  迫切的是,2015已成为检验这一切的关键一年。今年以来,李河君就一再内对外表示,2015年是汉能的“决胜之年”,“投入了4年,今年必须翻身拿出产品”。“汉能大了,雾霾就少了”这句话的普及,也反映出汉能的战斗已全面打响。  而现在,李河君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当年的金安桥,让李河君几乎被每个人都嘲笑并九死一生,但最终,他以超强的意志获得了成功,并被成功鼓励做出让中国领先一把的大梦。  如今,他几乎又站到了金安桥之梦摇摇欲坠的处境里。一贯以“干伟大事业的人总是会受到别人的质疑”而自励的李老哥,还能再造奇迹吗?  从过往的经验看,他自己的信心是坚定的,在搏到只剩一口气之前。  他曾经说过:“我始终相信,当你带着使命感去做一件事的时候,上帝或上天将赋予你神奇魔力,让你正确处理每一件事,并让你享有一切好运。”  祝他好运,为了“雾霾就少了”!

今年6月,上千辆安装着汉能薄膜太阳能组件的摩拜单车被投放到多个地铁站,之后又有多家共享单车品牌与汉能展开合作,汉能“芯”随共享单车一起走进了全国各地的大街小巷。

就是在这股浪潮中,李河君一路前行,他倒卖过电子产品、玩具,做过矿产生意。三年间,李河君从最初负债5万元的毛头小子,成为了拥有数千万资产的“成功人士”。

但任何人的质疑不能阻止李河君前进的脚步。金安桥就像李河君的孩子,看着它一步步成长,李河君的成就感爆棚。

自己的孩子自己养,不怕花上200亿

江水滔滔,奔流不息。这里是长江的上游,因江中沙土呈黄色,故名金沙江。李河君站在江畔,雄心万丈。这是2002年,他已经和云南省政府签约,要在这里兴建6座总装机容量约1400万千瓦的大型水电站,其总投资超过750亿元。

嗅到机会的民间资本迅速聚集小水电。以浙江省为例,1994至2002年的8年间,当地共兴建小水电站总装机105.8万千瓦,投入资金110亿元,其中民资达80亿元,占70%以上。

2016年7月2日,“汉能移动能源战略暨全太阳能汽车发布会”上,在4000多名参会者的瞩目下,李河君走到舞台的中央,向世界介绍汉能发布的四款全太阳能动力汽车。

“我已经找到一条通往更美好的家园的大道,我已经看到幸福生活的曙光。跟我来吧,我带领你们奔向那里。”美国作家房龙如此描写一位先知。“偏执”的李河君坚信自己的判断:通过薄膜发电,让能源自由化,移动化,才是太阳能解决能源困境的最正确答案。

20多年前的数千万,放在现在是多少?王健林曾说,定个小目标,先挣它一个亿,但他当年可不敢这么说,因为当时万达才成为跨区域房地产企业不到1年。而李河君在当年仅用了三年的时间,就完成了“原始”资本的积累,这不得不让人感叹这个客家汉子的头脑和执行力。

现在来看,92年前后下海的那波企业家,除了眼光和判断过人,性格上的偏执同样突出。金山的雷军,带着全体员工和微软的office血拼十年,只为了抗住WPS的大旗;用友软件创始人王文京,两次拒绝过微软的收购,发誓将用友软件做到亚洲最大;而李河君,则是在金沙江畔,一铁楸一铁楸地修了8年水电站,现在一头扎进了薄膜领域。

2015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发布《太阳能未来》研究报告,报告建议美国政府应该转向薄膜太阳能这种”面向未来”的技术,晶硅电池这种”短期研究”已没有太大价值。

有趣的是,李河君的动作似乎总会牵动很多人的神经,当年李河君拿下金安桥项目时,国有电力企业疯抢水电资源;现在亦然。

烧掉几百亿,换来10年领先

“所有人都以为这是个笑话。我们上初中、高中的时候教科书写着,举全中国之力盖个葛洲坝。我们的项目比葛洲坝还大,谁会相信民营企业能干这个事?”铺天盖地的质疑扑向李河君。

现代科学诞生以来,人类从未停止利用太阳能的探索。自从1954年第一块硅太阳能电池被发明后,到2005年时,晶体硅在太阳能光电池市场占到95%以上的份额。

那是一个英雄草创的年代,中关村就是他们的舞台。当时,杨元庆正和联想的同事们一起在白颐路上扫街,寻找联想电脑的第一家代理;后来的爱国者总裁冯军,此刻的绰号还是“冯五块”,意思是只要能挣5块钱,他就会立马登山三轮板车给人送货去。

改革开放打开了奇迹的大门,被压抑许久的中国人的商业头脑被打开了。无数国人用自己的智慧与坚持创造着各式各样的传奇。民营企业宛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工厂、高楼遍地而起。而脉动的经济带来了社会对电力的巨大需求。

在2013年出版的《中国领先一把——第三次工业革命在中国》一书中,李河君曾讲述过一些金安桥水电站修筑时的困难:“为了应对高峰时每天1000万元的投入,汉能把前些年建设的效益好的优质电站一个一个地出售,这些项目都凝聚了汉能人的心血,其中最可惜的是青海尼那水电站——汉能在2003年以12亿元收购,当时已并网发电。在最困难的时候,汉能将多年积攒下来的风险准备金全部投了进去。”

利用这个机会,李河君在1994年获得了家乡1座350千瓦发电站的控制权。同一年,华睿集团(后更名为汉能控股集团)成立。而从那时起,李河君的命运就和清洁能源绑在了一起。

百万装机平地起,个中艰辛谁人知?建成的金安桥让李河君成为大赢家。按2万元/千瓦的装机容量来算,金安桥电站价值达600亿元。但在建设过程中,李河君面临的压力却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做水电站时,全中国都在笑我们,刚涉足薄膜太阳能领域时,全球人在嘲笑我们。”尽管如此,李河君始终不为所动。

但李河君对这块早已成熟的市场兴趣不大,他看好的是另一条技术与产品路线——薄膜太阳能电池。他就像跳出了棋局,跳出了井,看到的是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和天空——薄膜轻、薄、柔的特点具有更广泛的应用前景,而且未来薄膜的转化率必将超过晶硅。2009年,汉能进军薄膜。当时业内外一片哗然,一如当年李河君选择承建金安桥水电站项目时。

这是国内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民营企业建设的百万千瓦级特大型水电项目。其规模相当于葛洲坝的1.1倍,相当于三峡的六分之一。

最初,李河君对很多投资光伏的企业家充满不解:光伏度电成本3块多,水电一毛多,两者如何竞争?但光伏产业的技术迭代速度让他改变了看法:“通过三到四年的思考和观察,我明白,太阳能是真正的大能源,是唯一可以大规模替代传统能源的能源,可以把化石能源干掉的能源。”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