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卡触网第一人”廖石坚履新康旗股份总经理

为推动金融科技快速发展,助力实体经济的同时防范金融风险,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中关村金融科技产业发展联盟、中国互联网金融三十人论坛联合国培机构,于2019年6月27日在北京·银行保险产业园成功举办“第三届金融科技与金融安全峰会”。本次峰会由中关村科技园区管理委员会、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政府指导,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人杨晓菲主持。为增加峰会亮点,峰会设科大讯飞虚拟主播小晴和小I机器人作为虚拟主持,为峰会带来更具科技感的体验。

图片 1

康旗股份集团总裁廖石坚围绕《金融科技赋能银行零售转型》主题,在发言中提到金融科技可通过提高客户洞察能力和客户响应能力赋能银行零售业务。银行转型开放银行的过程中应打破边界,注重银行生态建设和安全机制构建。另外,数字化银行建设过程中应进行组织重构、技术设施重构、管理重构、和组织运营模式重构。金融科技通过技术输出,赋能银行实现人工智能化、流程自动化、作业无纸化等。

文/徐晓梅

图片 2

6月14日,康旗股份(300061.SZ)发布公告,被誉为“信用卡触网第一人”的廖石坚担任总经理,专注金融科技赋能金融机构。廖石坚曾经任职国内某股份制银行信用卡事业部掌门人。加盟后,他将全面负责集团日常经营管理工作,与原总经理、现集团CEO刘涛先生一起,加速集团战略转型,在集团职业化、规范化、专业化管理变革中发挥重要领导作用。

以下是嘉宾速记内容:

经过几年的发酵预热,金融科技赋能零售银行转型的路径日渐清晰,近可助力银行当下零售业务快速提升,远能赋予银行未来无限可能,国内零售银行大咖各显神通,加速金融科技布局,毕竟谁能赛道超车抢先完成金融科技赋能,谁就能提前获得下一场博弈赛“直通券”。

廖石坚:各位领导,各位来宾,金融界的朋友们,金融科技界的同行们,大家上午好。

“真正的赋能赋的是效能,‘效’指服务效率,‘能’是客户洞察能力。”廖石坚重新定义赋能一词。

今天非常高兴有机会参加这个会议,探讨这么有意义的话题,刚才我听了两位大银行的嘉宾,他们从很高的高度,很大的视野来探讨共建生态还有监管科技的话题。我下面的话题稍微拉回来一点,从一个比较小的实践,银行业一个很小的实践来讲一讲今天这个话题相关的一些内容。

金融科技赋能零售银行的关键点

我今天讲的主题叫《金融科技赋能零售银行转型》,刚才主持人讲我是康旗股份的领导,其实我之前是有20多年银行从业的经验,所以今天我还是想从我的老本行来讲一讲跟今天这个主题相关的金融科技赋能零售银行转型这个话题。

关于金融科技赋能零售银行转型,廖石坚提出了三个关键点:

这个话题从银行的视角看,跟今天这个主题相关的有很多,银行在整个业务发展过程中,其实未来的战略发展方向选择很多,我们经常可以看到银行谈的话题,像国际化、互联网化、混业经营……这些都是近期或者这几年非常热的话题,在这些话题里面,今天我就选了金融科技赋能零售银行转型这样一个话题跟大家分享。

一是数字化转型。在目前的金融和技术环境下,廖石坚提出金融科技赋能零售银行转型最重要的关键点是数字化转型。零售银行数字化转型是零售银行发展的必然趋势,廖石坚指出金融机构通过机制和组织重构、风险重构、IT重构等举措,完全有可能推动零售银行转型成功。

这几年零售银行转型在金融科技的发展和赋能过程中,跟零售银行转型高度关联,使得零售银行转型这十几年来一直是被银行高度关注的一个发展方向,给出了很多新的研究方向,下面我就以这个比较小的话题来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的心得和体会。

所谓数字化,廖石坚认为第一是量化决策管理,以数据驱动为基础,对关键决策实施科学的量化决策;第二是自动化流程管理,通过大数据及自动化技术,快速从海量数据中挖掘价值,实现流程自动化和流程优化;第三是智能化,以“智”提“效”,不断提升业务流程的效能。

先跟大家解释一下这个标题《金融科技赋能零售银行转型》,这个标题有一个关键词,我想从三个角度跟大家讲一讲,第一个关键词,毫无疑问是金融科技,对于零售银行转型来说要建设什么样的核心科技能力非常关键。第二个关键词是赋能的“能”字。第三个关键词叫转型,一般理解转型经常用四个字,即打破重构。

在担任国内某大型城商行数字银行事业部总裁和信用卡事业部总经理期间,廖石坚就强调,城商行的零售银行以数字化转型为核心,可以快速成为某个细分市场领域的有力竞争者。零售银行数字化转型要牢牢抓住三大核心竞争能力,即数据、风控与IT。根据信用卡和互联网消费金融的一般规律,往往需要突破业务发展的某个临界点才能赢利,但凭借数据驱动的能力,这家城商行的信用卡和互联网消费金融业务在有效控制风险的情况下快速实现了赢利。

在这三个关键词里面,哪个关键词比较重要呢?从我自己20多年银行零售实践来讲,我觉得“能”比较重要,这个“能”我觉得应该是金融科技和转型里面的一个结果。从我自己的体会来看,这个“能”是效能,效能有两个含义,第一个就是“效”,第二个是“能”,效指的是什么?效指的是效率,效率指的是金融服务效率,它有两个非常重要的含义,第一个叫可以并发海量的交易;第二个叫大幅减少交易的时间,直白一点说,就是同时可以服务很多很多的客户,然后每个客户服务时间非常短。第二个叫“能”,能就是能力,客户服务的能力,有两个方面,第一个是客户洞察能力,第二个是客户响应能力,客户洞察能力很好理解,现在银行业对客户洞察能力越来越强,在金融科技的帮助下,我们可以把客户拉到长尾客户,对长尾客户的理解越来越深。另外一个叫客户响应能力,我觉得在零售银行转型的过程中,客户响应能力可能是最关键的,因为现在这个市场变化非常快,客户的需求变化也非常快,考验一个零售银行是不是能够成功,响应客户的需求,快速使用市场的需求就成为零售银行转型成败的关键。

二是开放连接。很多人将2018年称之为开放银行的元年。在2018年度业绩报告中,还有不少银行将“开放银行”视作金融科技赋能零售银行转型的未来发展趋势。简单来说,开放银行是一种利用开放API技术实现银行与第三方之间数据共享,从而提升客户体验的平台合作模式。一个严格意义上的开放银行需要符合三项标准:以开放API为技术,以数据共享为本质,以平台合作为模式。

第二个关键词解释一下转型,刚才讲转型也有两个含义,一个叫打破一个叫重构。首先看看打破这个词,到底我们想打破什么?我认为在银行转型的过程中打破最关键的一点叫打破边界,也就是刚才刘院长讲的开放银行,就指的这个意思,打破边界,做一个开放银行。刚才讲的开放银行是这一两年非常热的词,刚才刘院长说了2018年是开放银行的元年,在开放银行的过程里面,我们应该有哪些比较关键的环节、关键的业务或者关键的机制需要建立呢?我觉得有五个方面是比较重要的,其中我拿两个方面简单说一下,一个叫生态建设,一个叫安全机制,这两点正好也是今天会议的主题。银行讲生态建设讲了多年了,银行也特别想建所谓的生态银行,生态银行也是这几年关注度非常高的一个话题。银行为什么要建生态?我觉得可能由于两个原因,第一,看到这几年来互联网的发展,看到很多互联网的平台建立了互联网生态,有这么好的生态让他的发展非常好、非常快,银行业很羡慕,其实银行本身也是一个很小的生态。

廖石坚表示,由于城商行和股份制银行在资本实力、IT能力间存在着很大差异,因此需要制定并采用差异化策略去实现开放银行的战略目标。从目前国内银行的实践看,开放银行建设的模式又分为四类:自建、投资、合作、联盟。

我们一般都认为生态是什么呢?首先它是一个闭环,闭环里面有很多关键的节点,也有带着关键的节点把它关联起来,银行其实是有一些节点的,银行传统业务存贷汇,这三个节点可以连接起来,但是银行觉得太少了,我们是不是可以走出去,我们到场景,到很多B端去做,把它建立起来,扩大自己的生态,这想法是很好的,这几年的银行也是这么做的。

对于资源能力有限但又急需对接互联网商业生态的中小型银行的零售银行而言,借助金融科技公司建立开放式API,打造第三方开放银行平台,可以有效地帮助银行第三方场景获客导流;反过来金融科技公司又可以利用银行的数据及能力,为客户提供切合需求的金融服务。

网站地图xml地图